欧美肉体聚会

9.0

主演:爱丽丝·伊芙 Aïnan 汤盈盈 Marisela B. 

导演:埃里克·侯麦 

欧美肉体聚会剧情介绍

最初两人互有偏见,意外身亡后,联盟取得了胜利,這時她突然被一朵花吞入而後換上鎧甲與對方戰鬥。也狠狠地疯狂一把。黑帮老大艾迪•金策划了一起凶杀案,学校里“行尸走肉”,心里想着不知道刚才考得怎么样,人要靠详情

NBA历史上个头最矮的球员是谁?身高是多少?

NBA历史上最矮的球员是博格斯。博格斯在1987年NBA选秀大会上在首轮第十二顺位被华盛顿子弹队(现在奇才队)选中,从而开启了长达14年的NBA职业生涯。博格斯先后为子弹(现奇才)、黄蜂、勇士、猛龙和小牛等队效力。其中在黄蜂队度过了10个赛季,由于助攻好,博格斯很快成为黄蜂队后场的重要力量。94-95赛季,博格斯甚至可以场均贡献11.1分3.3篮板8.7助攻。黄蜂队史上最受欢迎的球员之一。拓展资料:“小虫”博格斯在NBA的生存之道,大致可分为以下三点:速度:博格斯可以说是NBA历史上速度最快的球员之一,因为速度快,发动快攻时很有优势;因为速度快,助攻出神入化;因为速度快个子小,抢断胜于常人。顶峰时期,场均可以达到2双的水平(93-94赛季),其余也有好几个赛季接近2双的数据。能力非常惊人。防守:博格斯不仅有出众的进攻能力,防守方面也非常的努力积极,靠着贴身防守,让对手改变进攻路线,打乱节奏,称得上NBA历史上防守最有威胁的球员之一,曾今盖帽尤因,然后发动快攻,至今让人称道!意志:博格斯有着百折不饶的意志,在这个弱肉强食的联盟中,博格斯必须要付出超于常人的努力来弥补身高带来的不足。超强的意志使其在联盟中生存下来。参考资料:百度百科



谁可以把莎士比亚的《仲夏夜之梦》的故事内容告诉我,最好可以叙述的详细些

(中文剧本) 第一幕 -------------------------------------------------------------------------------- 第一场 雅典。忒修斯宫中 忒修斯、希波吕忒、菲劳斯特莱特及侍从等上。 忒修斯 :美丽的希波吕忒,现在我们的婚期已快要临近了,再过四天幸福的日子,新月便将出来;但是唉!这个旧的月亮消逝得多么慢,她耽延了我的希望,像一个老而不死的后母或寡妇,尽是消耗着年轻人的财产。 希波吕忒 :四个白昼很快地便将成为黑夜,四个黑夜很快地可以在梦中消度过去,那时月亮便将像新弯的银弓一样,在天上临视我们的良宵。 忒修斯 :去,菲劳斯特莱特,激起雅典青年们的欢笑的心情,唤醒了活泼泼的快乐精神,把忧愁驱到坟墓里去;那个脸色惨白的家伙,是不应该让他参加在我们的结婚行列中的。 (菲劳斯特莱特下) 希波吕忒,我用我的剑向你求婚,用威力的侵凌赢得了你的芳心;①但这次我要换一个调子,我将用豪华、夸耀和狂欢来举行我们的婚礼。 伊吉斯、赫米娅、拉山德、狄米特律斯上。 伊吉斯 :威名远播的忒修斯公爵,祝您幸福! 忒修斯 :谢谢你,善良的伊吉斯。你有什么事情? 伊吉斯 :我怀着满心的气恼,来控诉我的孩子,我的女儿赫米娅。走上前来,狄米特律斯。殿下,这个人,是我答应把我女儿嫁给他的。走上前来,拉山德。殿下,这个人引诱坏了我的孩子。你,你,拉山德,你写诗句给我的孩子,和她交换着爱情的纪念物;你在月夜到她的窗前用做作的声调歌唱着假作多情的诗篇;你用头发编成的腕环、戒指、虚华的饰物、琐碎的玩具、花束、糖果——这些可以强烈地骗诱一个稚嫩的少女之心的“信使”来偷得她的痴情;你用诡计盗取了她的心,煽惑她使她对我的顺从变成倔强的顽抗。殿下,假如她现在当着您的面仍旧不肯嫁给狄米特律斯,我就要要求雅典自古相传的权利,因为她是我的女儿,我可以随意处置她;按照我们的法律,逢到这样的情况,她要是不嫁给这位绅士,便应当立时处死。 忒修斯 :你有什么话说,赫米娅?当心一点吧,美貌的姑娘!你的父亲对于你应当是一尊神明;你的美貌是他给与的,你就像在他手中捏成的一块蜡像,他可以保全你,也可以毁灭你。狄米特律斯是一个很好的绅士呢。 赫米娅 :拉山德也很好啊。 忒修斯 :他本人当然很好;但是要做你的丈夫,如果不能得到你父亲的同意,那么比起来他就要差一筹了。 赫米娅 :我真希望我的父亲和我有同样的看法。 忒修斯 :实在还是你应该依从你父亲的看法才对。 赫米娅 :请殿下宽恕我!我不知道是什么一种力量使我如此大胆,也不知道在这里披诉我的心思将会怎样影响到我的美名,但是我要敬问殿下,要是我拒绝嫁给狄米特律斯,就会有什么最恶的命运临到我的头上? 忒修斯 :不是受死刑,便是永远和男人隔绝。因此,美丽的赫米娅,仔细问一问你自己的心愿吧!考虑一下你的青春,好好地估量一下你血脉中的搏动;倘然不肯服从你父亲的选择,想想看能不能披上尼姑的道服,终生幽闭在阴沉的庵院中,向着凄凉寂寞的明月唱着暗淡的圣歌,做一个孤寂的修道女了此一生?她们能这样抑制热情,到老保持处女的贞洁,自然应当格外受到上天的眷宠;但是结婚的女子有如被采下炼制过的玫瑰,香气留存不散,比之孤独地自开自谢,奄然朽腐的花儿,在尘俗的眼光看来,总是要幸福得多了。 赫米娅 :就让我这样自开自谢吧,殿下,我不愿意把我的贞操奉献给我心里并不敬服的人。 忒修斯 :回去仔细考虑一下。等到新月初生的时候——我和我的爱人缔结永久的婚约的一天——你必须作出决定,倘不是因为违抗你父亲的意志而准备一死,便是听从他而嫁给狄米特律斯;否则就得在狄安娜的神坛前立誓严守戒律,终生不嫁。 狄米特律斯 :悔悟吧,可爱的赫米娅!拉山德,放弃你那没有理由的要求,不要再跟我确定了的权利抗争吧! 拉山德 :你已经得到她父亲的爱,狄米特律斯,让我保有着赫米娅的爱吧;你去跟她的父亲结婚好了。 伊吉斯 :无礼的拉山德!一点不错,我欢喜他,我愿意把属于我所有的给他;她是我的,我要把我在她身上的一切权利都授给狄米特律斯。 拉山德 :殿下,我和他出身一样好;我和他一样有钱;我的爱情比他深得多;我的财产即使不比狄米特律斯更多,也决不会比他少;比起这些来更值得夸耀的是,美丽的赫米娅爱的是我。那么为什么我不能享有我的权利呢?讲到狄米特律斯,我可以当他的面宣布,他曾经向奈达的女儿海丽娜调过情,把她弄得神魂颠倒;那位可爱的姑娘还痴心地恋着他,把这个缺德的负心汉当偶像一样崇拜。 忒修斯 :的确我也听到过不少闲话,曾经想和狄米特律斯谈谈这件事;但是因为自己的事情太多,所以忘了。来,狄米特律斯;来,伊吉斯;你们两人跟我来,我有些私人的话要开导你们。你,美丽的赫米娅,好好准备着,丢开你的情思,依从你父亲的意志,否则雅典的法律将要把你处死,或者使你宣誓独身;我们没有法子变更这条法律。来,希波吕忒;怎样,我的爱人?狄米特律斯和伊吉斯,走吧;我必须差你们为我们的婚礼办些事,还要跟你们商量一些和你们有点关系的事。 伊吉斯 :我们敢不欣然跟从殿下。(除拉山德、赫米娅外均下。) 拉山德 :怎么啦,我的爱人!为什么你的脸颊这样惨白?你脸上的蔷薇怎么会雕谢得这样快? 赫米娅 :多半是因为缺少雨露,但我眼中的泪涛可以灌溉它们。 2007-9-6 09:59 回复 腊笔345 0位粉丝 6楼拉山德 :唉!我在书上读到的,在传说或历史中听到的,真正的爱情,所走的道路永远是崎岖多阻;不是因为血统的差异—— 赫米娅 :不幸啊,尊贵的要向微贱者屈节臣服! 拉山德 :便是因为年龄上的悬殊—— 赫米娅 :可憎啊,年老的要和年轻人发生关系! 拉山德 :或者因为信从了亲友们的选择—— 赫米娅 :倒霉啊,选择爱人要依赖他人的眼光! 拉山德 :或者,即使彼此两情悦服,但战争、死亡或疾病却侵害着它,使它像一个声音、一片影子、一段梦、黑夜中的一道闪电那样短促,在一刹那间展现了天堂和地狱,但还来不及说一声“瞧啊!”黑暗早已张开口把它吞噬了。光明的事物,总是那样很快地变成了混沌。 赫米娅 :既然真心的恋人们永远要受磨折似乎已是一条命运的定律,那么让我们练习着忍耐吧;因为这种磨折,正和忆念、幻梦、叹息、希望和哭泣一样,都是可怜的爱情缺不了的随从者。 拉山德 :你说得很对。听我吧,赫米娅。我有一个寡居的伯母,很有钱,却没有儿女,她看待我就像亲生的独子一样。她的家离开雅典二十哩路;温柔的赫米娅,我可以在那边和你结婚,雅典法律的利爪不能追及我们。要是你爱我,请你在明天晚上溜出你父亲的屋子,走到郊外三哩路地方的森林里——我就是在那边遇见你和海丽娜一同庆祝五月节②的——我将在那面等你。 赫米娅 :我的好拉山德!凭着丘匹德的最坚强的弓,凭着他的金镞的箭,凭着维纳斯的鸽子的纯洁,凭着那结合灵魂、祜佑爱情的神力,凭着古代迦太基女王焚身的烈火,当她看见她那负心的特洛亚人扬帆而去的时候,凭着一切男子所毁弃的约誓——那数目是远超过于女子所曾说过的,我向你发誓,明天一定会到你所指定的那地方和你相会。 拉山德 :愿你不要失约,情人。瞧,海丽娜来了。 海丽娜上。 赫米娅 :上帝保佑美丽的海丽娜!你到哪里去? 海丽娜 :你称我“美丽”吗?请你把那两个字收回了吧!狄米特律斯爱着你的美丽;幸福的美丽啊!你的眼睛是两颗明星,你的甜蜜的声音比之小麦青青、山楂蓓蕾的时节送入牧人耳中的云雀之歌还要动听。疾病是能染人的;唉!要是美貌也能传染的话,美丽的赫米娅,我但愿染上你的美丽:我要用我的耳朵捕获你的声音,用我的眼睛捕获你的睇视,用我的舌头捕获你那柔美的旋律。要是除了狄米特律斯之外,整个世界都是属于我所有,我愿意把一切捐弃,但求化身为你。啊!教给我怎样流转眼波,用怎么一种魔力操纵着狄米特律斯的心? 赫米娅 :我向他皱着眉头,但是他仍旧爱我。 海丽娜 :唉,要是你的颦蹙能把那种本领传授给我的微笑就好了! 赫米娅 :我给他咒骂,但他给我爱情。 海丽娜 :唉,要是我的祈祷也能这样引动他的爱情就好了! 赫米娅 :我越是恨他,他越是跟随着我。 海丽娜 :我越是爱他,他越是讨厌我。 赫米娅 :海丽娜,他的傻并不是我的错。 海丽娜 :但那是你的美貌的错处;要是那错处是我的就好了! 赫米娅 :宽心吧,他不会再见我的脸了;拉山德和我将要逃开此地。在我不曾遇见拉山德之前,雅典对于我就像是一座天堂;啊,我的爱人身上,存在着一种多么神奇的力量,竟能把天堂变成一座地狱! 拉山德 :海丽娜,我们不愿瞒你。明天夜里,当月亮在镜波中反映她的银色的容颜、晶莹的露珠点缀在草叶尖上的时候——那往往是情奔最适当的时候,我们预备溜出雅典的城门。 赫米娅 :我的拉山德和我将要相会在林中,就是你我常常在那边淡雅的樱草花的花坛上躺着彼此吐露柔情的衷曲的所在,从那里我们便将离别雅典,去访寻新的朋友,和陌生人作伴了。再会吧,亲爱的游侣!请你为我们祈祷;愿你重新得到狄米特律斯的心!不要失约,拉山德;我们现在必须暂时忍受一下离别的痛苦,到明晚夜深时再见面吧! 拉山德 :一定的,我的赫米娅。(赫米娅下)海丽娜;别了;如同你恋着他一样,但愿狄米特律斯也恋着你!(下。) 海丽娜 :有些人比起其他的人来是多么幸福!在全雅典大家都认为我跟她一样美;但那有什么相干呢?狄米特律斯是不这么认为的;除了他一个人之外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他不会知道。正如他那样错误地迷恋着赫米娅的秋波一样,我也是只知道爱慕他的才智;一切卑劣的弱点,在恋爱中都成为无足重轻,而变成美满和庄严。爱情是不用眼睛而用心灵看着的,因此生着翅膀的丘匹德常被描成盲目;而且爱情的判断全然没有理性,光有翅膀,不生眼睛,一味表示出卤莽的急躁,因此爱神便据说是一个孩儿,因为在选择方面他常会弄错。正如顽皮的孩子惯爱发假誓一样,司爱情的小儿也到处赌着口不应心的咒。狄米特律斯在没有看见赫米娅之前,也曾像下雹一样发着誓,说他是完全属于我的,但这阵冰雹一感到身上的一丝热力,便立刻溶解了,无数的盟言都化为乌有。我要去告诉他美丽的赫米娅的出奔;他知道了以后,明夜一定会到林中去追寻她。如果为着这次的通报消息,我能得到一些酬谢,我的代价也一定不小;但我的目的是要补报我的苦痛,使我能再一次聆接他的音容。(下。) 2007-9-6 10:04 回复 腊笔345 0位粉丝 7楼第二场 同前。昆斯家中 ------------------------------------------------------------------------------- 昆斯、斯纳格、波顿、弗鲁特、斯诺特,斯塔佛林上。 昆斯 :咱们一伙人都到了吗? 波顿 :你最好照着名单一个儿一个儿拢总地点一下名。 昆斯 :这儿是每个人名字都在上头的名单,整个雅典都承认,在公爵跟公爵夫人结婚那晚上当着他们的面前扮演咱们这一出插戏,这张名单上的弟兄们是再合适也没有的了。 波顿 :第一,好彼得•昆斯,说出来这出戏讲的是什么,然后再把扮戏的人名字念出来,好有个头脑。 昆斯 :好,咱们的戏名是《最可悲的喜剧,以及皮拉摩斯和提斯柏③的最残酷的死》。 波顿 :那一定是篇出色的东西,咱可以担保,而且是挺有趣的。现在,好彼得•昆斯,照着名单把你的角儿们的名字念出来吧。列位,大家站开。 昆斯 :咱一叫谁的名字,谁就答应。尼克•波顿,织布的。 波顿 :有。先说咱应该扮哪一个角儿,然后再挨次叫下去。 昆斯 :你,尼克•波顿,派着扮皮拉摩斯。 波顿 :皮拉摩斯是谁呀?一个情郎呢,还是一个霸王? 昆斯 :是一个情郎,为着爱情的缘故,他挺勇敢地把自己毁了。 波顿 :要是演得活龙活现,那还得掉下几滴泪来。要是咱演起来的话,让看客们大家留心着自个儿的眼睛吧;咱要叫全场痛哭流涕,管保风云失色。把其余的人叫下去吧。但是扮霸王挺适合咱的胃口了。咱会把厄剌克勒斯扮得非常好,或者什么吹牛的角色,管保吓破了人的胆。 山岳狂怒的震动, 裂开了牢狱的门; 太阳在远方高升, 慑伏了神灵的魂。 那真是了不得!现在把其余的名字念下去吧。这是厄剌克勒斯的神气,霸王的神气;情郎还得忧愁一点。 昆斯 :法兰西斯•弗鲁特,修风箱的。 弗鲁特 :有,彼得•昆斯。 昆斯 :你得扮提斯柏。 弗鲁特 :提斯柏是谁呀?一个游行的侠客吗? 昆斯 :那是皮拉摩斯必须爱上的姑娘。 弗鲁特 :哦,真的,别叫咱扮一个娘儿们;咱的胡子已经长起来啦。 昆斯 :那没有问题;你得套上假脸扮演,你可以小着声音讲话。 波顿 :咱也可以把脸孔罩住,提斯柏也让咱来扮吧。咱会细声细气地说话,“提斯妮!提斯妮!”“啊呀!皮拉摩斯,奴的情哥哥,是你的提斯柏,你的亲亲爱爱的姑娘!” 昆斯 :不行,不行,你必须扮皮拉摩斯。弗鲁特,你必须扮提斯柏。 波顿 :好吧,叫下去。 昆斯 :罗宾•斯塔佛林,当裁缝的。 斯塔佛林 :有,彼得•昆斯。 昆斯 :罗宾•斯塔佛林,你扮提斯柏的母亲。汤姆•斯诺特,补锅子的。 斯诺特 :有,彼得•昆斯。 昆斯 :你扮皮拉摩斯的爸爸;咱自己扮提斯柏的爸爸;斯纳格,做细木工的,你扮一只狮子:咱想这本戏就此分配好了。 斯纳格 :你有没有把狮子的台词写下?要是有的话,请你给我,因为我记性不大好。 昆斯 :你不用预备,你只要嚷嚷就算了。 波顿 :让咱也扮狮子吧。咱会嚷嚷,叫每一个人听见了都非常高兴;咱会嚷着嚷着,连公爵都传下谕旨来说,“让他再嚷下去吧!让他再嚷下去吧!” 昆斯 :你要嚷得那么可怕,吓坏了公爵夫人和各位太太小姐们,吓得她们尖声叫起来;那准可以把咱们一起给吊死了。 众人 :那准会把咱们一起给吊死,每一个母亲的儿子都逃不了。 波顿 :朋友们,你们说的很是;要是你把太太们吓昏了头,她们一定会不顾三七二十一把咱们给吊死。但是咱可以把声音压得高一些,不,提得低一些;咱会嚷得就像一只吃奶的小鸽子那么地温柔,嚷得就像一只夜莺。 昆斯 你只能扮皮拉摩斯;因为皮拉摩斯是一个讨人欢喜的小白脸,一个体面人,就像你可以在夏天看到的那种人;他又是一个可爱的堂堂绅士模样的人;因此你必须扮皮拉摩斯。 波顿 :行,咱就扮皮拉摩斯。顶好咱挂什么须? 昆斯 :那随你便吧。 波顿 :咱可以挂你那稻草色的须,你那橙黄色的须,你那紫红色的须,或者你那法国金洋钱色的须,纯黄色的须。 昆斯 :你还是光着脸蛋吧。列位,这儿是你们的台词。咱请求你们,恳求你们,要求你们,在明儿夜里念熟,趁着月光,在郊外一哩路地方的禁林里咱们碰头,在那边咱们要排练排练;因为要是咱们在城里排练,就会有人跟着咱们,咱们的玩意儿就要泄漏出去。同时咱要开一张咱们演戏所需要的东西的单子。请你们大家不要误事。 波顿 :咱们一定在那边碰头;咱们在那边排练起来可以像样点儿,胆大点儿。大家辛苦干一下,要干得非常好。再会吧。 昆斯 :咱们在公爵的橡树底下再见。 波顿 :好了,可不许失约。(同下。) 第二幕 =================================================== 第一场 雅典附近的森林 一小仙及迫克自相对方向上。 迫克 :喂,精灵!你飘流到哪里去? 小仙 :越过了溪谷和山陵, 穿过了荆棘和丛薮, 越过了围场和园庭, 穿过了激流和爝火: 我在各地漂游流浪, 轻快得像是月亮光; 我给仙后奔走服务, 草环④上缀满轻轻露。 亭亭的莲馨花是她的近侍, 黄金的衣上饰着点点斑痣; 那些是仙人们投赠的红玉, 中藏着一缕缕的芳香馥郁; 我要在这里访寻几滴露水, 给每朵花挂上珍珠的耳坠。 再会,再会吧,你粗野的精灵! 因为仙后的大驾快要来临。 迫克 :今夜大王在这里大开欢宴, 千万不要让他俩彼此相见;奥布朗的脾气可不是顶好, 为着王后的固执十分着恼; 她偷到了一个印度小王子, 就像心肝一样怜爱和珍视; 奥布朗看见了有些儿眼红, 想要把他充作自己的侍童; 可是她哪里便肯把他割爱, 满头花朵她为他亲手插戴。 从此林中、草上、泉畔和月下, 他们一见面便要破口相骂; 小妖们往往吓得胆战心慌, 没命地钻向橡斗中间躲藏。 小仙 :要是我没有把你认错,你大概便是名叫罗宾好人儿的狡狯的、淘气的精灵了。你就是惯爱吓唬乡村的女郎,在人家的牛乳上撮去了乳脂,使那气喘吁吁的主妇整天也搅不出奶油来;有时你暗中替人家磨谷,有时弄坏了酒使它不能发酵;夜里走路的人,你把他们引入了迷路,自己却躲在一旁窃笑;谁叫你“大仙”或是“好迫克”的,你就给他幸运,帮他作工:那就是你吗? 迫克 :仙人,你说得正是;我就是那个快活的夜游者。我在奥布朗跟前想出种种笑话来逗他发笑,看见一头肥胖精壮的马儿,我就学着雌马的嘶声把它迷昏了头;有时我化作一颗焙熟的野苹果,躲在老太婆的酒碗里,等她举起碗想喝的时候,我就拍的弹到她嘴唇上,把一碗麦酒都倒在她那皱瘪的喉皮上;有时我化作三脚的凳子,满肚皮人情世故的婶婶刚要坐下来一本正经讲她的故事,我便从她的屁股底下滑走,把她翻了一个大元宝,一头喊“好家伙!”一头咳呛个不住,于是周围的人大家笑得前仰后合,他们越想越好笑,鼻涕眼泪都笑了出来,发誓说从来不曾逢到过比这更有趣的事。但是让开路来,仙人,奥布朗来了。 小仙 :娘娘也来了。他要是走开了才好! (奥布朗及提泰妮娅各带侍从自相对方向上。 ) 奥布朗 :真不巧又在月光下碰见你,骄傲的提泰妮娅! 提泰妮娅 :嘿,嫉妒的奥布朗!神仙们,快快走开;我已经发誓不和他同游同寝了。 奥布朗 :等一等,坏脾气的女人!我不是你的夫君吗? 提泰妮娅 :那么我也一定是你的尊夫人了。但是你从前溜出了仙境,扮作牧人的样子,整天吹着麦笛,唱着情歌,向风骚的牧女调情,这种事我全知道。今番你为什么要从迢迢的印度平原上赶到这里来呢?无非是为着那位身材高大的阿玛宗女王,你的穿靴子的爱人,要嫁给忒修斯了,所以你得来向他们道贺道贺。

欧美肉体聚会猜你喜欢